• 那些谦让的人,后来怎么样了?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    发布日期:2020-05-26 02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江南的夜已经微凉,一盏孤灯之下,他正在收拾行李,准备逃离自己的国家。就在前几天,这个国家刚刚失去了他们的君王,国人哀悼先王,也寄希望于新王。百姓们听说,先王早已为他们定下了一位仁德的新君。他一定会带领这个国家越来越强大。这位新君就是,他,正准备逃跑的季札,吴王寿梦最小的儿子。

此时,吴国的臣民并不知道,他们心目中国君正准备逃离这个国家,如果他们知道,一定会非常伤心,因为季札的离开确实让吴国走上了不归路,这是所有吴国人不愿意看到的,除了另外一个人。

就在这样一个夜晚,公子光也心神不定。公子光是季札大哥的儿子,吴王诸樊的长子。他恨他的父亲,依照传统立储制度,他已经统治这个国家很多年。然而现实是,刚刚薨逝的国君是他的三叔。

诸樊即位之初,便想把王位让给季札,季札首次以逃跑成全了自己谦让的美德,维护了长幼秩序。诸樊同样仁义,立下了兄终弟及的规矩,希望继承自己位置的是二弟,然后传三弟,最终传给四弟季札,这无疑阻断了公子光的君王之路。

公子光心神不宁,并不是因为自己不在继承序列里,假若四叔真的即位,自己是完全可以接受的,这毕竟是先王定下的规矩。挑动公子光神经的是,他太了解这位四叔了,他一定不会接受王位,他一定会像很多年前一样逃走。

那么,新的君王是谁?那帮大臣还记得自己吗?也许他们眼里只有三叔这一条血脉,如此,我又多么的冤枉,不认命,不认输,夺回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,内心的不甘像火苗一样乱串,令他焦躁不安。后来,野心家伍子胥的到来,让这个因,结出了果,也改变了吴国的国运。

季札仁义贤德,名声在外,父亲寿梦一直希望把王位传给他,但他认为这并不合适,长幼之序不能废,力主大哥诸樊即位。从父亲到大哥再到三哥,季札推辞了三次,不惜以逃跑来避免即位,对秩序的维护做到了极致。

季札的贤,像他的先祖季历一样,早已被国人视为君主,可惜的是,季历懂得当仁不让,自己当了君主,也把周地交给了儿子姬昌,才有文武二王,才有周的兴盛。季札更像他的另一位先祖,泰伯。泰伯是季历的大哥,本应是王位的继承人,却为了让周有一位贤明的君主,和弟弟仲雍逃到荆蛮之地,让贤于季历。

荆蛮吴地1000多户百姓崇拜泰伯的仁义,自愿跟随,吴国便这样建立,由泰伯传仲雍,再经由仲雍一脉,一直传至季札。季札显然继承了季历的贤能也继承了泰伯的谦让仁义。

季札挂剑一直被人称颂。徐君喜欢季札的剑,但不敢说,季札看在眼里,没有回应,待完成出使的任务再次回到徐国,徐君已死,季札将自己心爱的宝剑挂在坟头,飘然离去,人问他为何这样?意义何在?季札说,我心许之。我心里已经答应他了,就一定要兑现。如此美德是个人之幸,对于邦国而言,却是不幸。

季札逃离之后,大臣中把三弟的儿子推上了王位,史称王僚。这早已被公子光料到,在刺客专诸的帮助下,杀死了王僚,自立为王,他就是吴王阖闾,他的儿子便是吴王夫差,最后为勾践所灭。吴国至此而终。

公子光杀了王僚自立之后,季札回到吴国说了这样一段话:只要先王的祭祀没有废绝,人民不会没有君主,只要社稷的神得到供奉,那么他就是我的君王。我还敢责怪谁呢?我只有哀悼死去的,侍奉活着的,以等待天命的安排。祸乱并非由我而生,谁被立为君王,我就顺从谁,这是先人的原则啊。????

Power by DedeCms